您现在的位置: 地平线教育网 >> 资源频道 >> 教学论文 >> 中学教学论文 >> 中学语文论文 >> 正文

巧设十“点”,妙点生辉
作者:叶莉霞    资料来源:合肥市三十八中学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-10-7

  《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(实验稿)》颁行八年来,语文教坛呈现出了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的喜人景象,一扫了过去沉闷低靡、传统陈旧的套路教法,一大批仁人志士,抓住机遇,相时而动,不甘寂寞,放开手脚,“我教我文,我用我法,我走我路”,与《课标》精神遥相呼应,一个个创新教法,如雨后春笋,层出不穷,令人耳目一新。在这一大环境的熏陶下,在这一大潮流的推动下,我的每课巧设十个“点”的独特教法也就应运而生了。

  每课十个“点”,就是在组织和安排教学的内容时,每篇课文确定十个互动的“点”,这十个“点”应该涵盖课文内容和形式的主要方面,其显著意义,在于极为机智地“培养学生探究性阅读和创造性阅读的能力”,巧妙而精致地倡导“阅读期待、阅读反思和批判等环节”,可以极大地“拓展思维空间,提高阅读质量”。通过这十个“点”的教学尝试,“让学生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,加深理解和体验,有所感悟和思考,受到情感熏陶,获得思想启迪,享受审美情趣”,“激发想像力和创造潜能”。(引号内容均为《课标》中语)

  每课十个“点”的确定蓝本是课文,主要阵地是课堂,创制者是教师,受益者是学生,“自主、合作、探究”是主要方式,灵活多样、因文而易、千变万化、妙点生辉是显著特征。通过对每课十个“点”的定位性动态教学,让学生应该掌握的课文的有关方面,熠熠生辉,从而最大限度地开发教材资源,最大程度地开掘学生潜能,最大效度地完成教学任务,最大力度地体现《课标》精神。

  现以苏教版九年级下册第十课《给我的孩子们》为例,具体谈谈这每课十个“点”的教法尝试。

  一、每课确定一个“重点”。

  重点是指课文中重要的或主要的方面,是从内容和主题上来说的,并非狭义的单纯的指重点段落、重点语句、重点人物、重点情节、重点环境、重点论据等,但它们又无疑是主题重点的多方面体现者。无论何种体裁的文章,其主题的涵盖往往不止一个方面,这些方面又不是同等重要,因为它们不是处于同一层次,总会有主次之分、重点与一般之别,这主要的方面就是文章的重点,也是我们教学的重点。对重点的突破,必须呈现出这样几个标志:所花的时间要大一些,投入的精力要多一些,开展的活动要广一些,采用的手段要力一些,这就等于拣了西瓜,抓了根本,以获得重点内容鲜明突出、学生印象深刻的教学效果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我就把作者称赞孩子们率真的本质天性确定为教学的重点。围绕这一重点,我设计了这样一个互动的问题:体现这一重点内容的主要段落是哪一段,为什么?先明确重点段,是第二自然段,因为该段是正面直接地来表现孩子们,尤其是作者当时的小儿子(因为阿韦还没出世)瞻瞻的率真特点,就段落而言,该段篇幅最长;就作者感情来说,达情最为真切、最为明朗、最为充沛;就描写来说,最为细致,细节最多。这些都足以说明,该段是作者称道孩子们求真思想的最主要体现,当然也是这一主题的最具体说明。通过对这个重点段落的互动,由粗到精,由表到里,由实到虚,由具体到概括,使重点内容显得十分突出,学生对作者称赞孩子们率真特点这一重点也就有了更深刻的印象。

  二、每课确定一个“难点”。

  难点是指课文教学中不易解决的地方或问题,也是从内容上而言的。应该说,无论何种体裁的课文,无论篇幅长短,都会有一个教学难点存在着的,只不过难的程度不同;难又是相对而言的。解决难点的途径,主要有两个:一是选择最易于切入的突破口,四两拨千斤,如杠杆原理,以巧取胜,难点也就不难了;二是采用恰当的方法,一物降一物,难点也就容易解决了。难点在课文中的表现,多为内在的东西,或中心主题的某个侧面,或思想感情的某个角度,或社会环境的某种因素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 就以作者的“悲哀”之情作为教学难点。文中涉及作者的三个孩子,个个天真烂漫,乐趣横生,令人怜爱,喜欢还来不及呢,为什么作为父亲的作者却要表达出“悲哀”之情,而且还多次地直接地公开地表达出来呢?作为读者的学生,九年级,十五六岁,是难以理解的,定其为难点无疑是恰当的。那么,怎样解决这一难点呢?首先要明确作者的“悲哀”是针对什么来说的,也即为什么要“悲哀”,通过阅读首尾两段,我们知道,它是从年龄角度,针对孩子们长大成人后的思想、生活和工作来说的,因为作者与孩子们的年龄是同步增长的,而孩子们的天性也随之变化而逐渐泯灭,代之以成人化的东西呈现于社会、单位和家庭,这是必然的,从这一点来审视孩子们现在的活动乃至生活情状,“悲哀”之情自然会油然而生。可见,这就是突破口,其体现的关键词语是首尾两段的指代词语“这”(首段有一个“这”,末段有六个“这”),切入点很小,会很快化难为易。在此基础上,再与学生互动:这种“悲哀”之情与作者称赞孩子们“真人”的情感是什么关系?应该是衬托与被衬托的关系,写“悲哀”是为了衬托“真人”,这就把重点与难点联系在一起了,教学效果自不必说。

  三、每课确定一个“动点”。

  动点,就是根据课文内容,确定一个变化转换的活动要点,是针对教材而言的,不是单指教师生动活泼的教学,也不是指学生之间生动有趣的讨论、辩解、表演等,而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、精心妙设的活动过程。教材是静止的,课文是固定的,但在教学中,要化静为动。如果教材教参中有的就去讲解,甚至不遗余力,没有的就不予考虑,弃之不顾,那是一种静态的教学,是一种喂养式、填鸭式或传声筒式的教法,是语文教师课堂教学之大忌,也是笔者在听课中所屡见不鲜的。动点的设置,主要是指对文本作较大变化的前后比较,诸如论据的增删、情节的改变、人称的转换、段落的易序、首尾的更替、篇幅的删减等等。这样“动”的目的,是让学生明确课文作者这样安排的匠心和妙处,以增加对文本内容、布局、角度、语言的理解和印象,从而获得多方面的知识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可以就5、6、7三段作为“动点”。这三段涉及作者的三个儿女,都是以对儿女的称呼开头;称呼的后面和段落的末尾都用了感叹号;都以引用作为各段的收束;结构上,它们是十分相似的;都运用了语言描写;内容上也大致相同;感情上也没有多大区别,独立性很强。动点的问题是:“这三段能不能调换位置?可否删去一段?为什么?”一石激起千重浪,全班同学热烈讨论起来,大家各抒己见,有的说不能换,它们是按照年龄从大到小的顺序排列的;有的说能换,我它们之间是并列关系。在此基础上,进行具体分析,在确定了不能调换的前提下,让同学们见仁见智,讲述原因和道理,形成这样一致的意见:第5段的阿宝是姐姐,当时7岁,第6段的瞻瞻当时3岁,第7段的软软当时5岁,可见,这个三段,并非按年龄从大到小来排列的。再具体分析这三段的内容,5段是从家庭生活角度,写阿宝与母亲之间的活动,较为详实;6段是从家庭文化角度,写瞻瞻与父亲之间的活动,也很具体;7段也涉及父亲和文化内容,但属于概括叙述,只用了两句话,十分简略。这就不难看出,作者是按内容性质,由详到略的顺序来设置的。5、6两段虽然都详,但一个姐姐,一个弟弟,由大到小,当然姐姐在前,二者是不能互调的;第7段的软软年龄虽然比瞻瞻大两岁,但文字极为简略,6、7两段也是不能互换的。如果删去一段,即使是删去文字很简的第7段,也是不行的,因为没有了略写,详写也就不存在了,就失去了详略有致的独特匠心;5、6两段是从两个角度来表现的,若任意删去一段,都是不全面的;再者,作者当时只有三个孩子,这里一段写一个,如果只写两个,也就不完美了。因此,无论是调是删,都是不行的。通过这样调换增删的反复比较,使同学们认识到,从文章的结构上看,是可以互调和删削的,不影响全文的完整,,但从内容上来看,则又是不能改动的。这样教学,就是要课文动起来,最大限度地开发和利用教材资源;就是要学生动起来,以我口说我心,讲真话抒真情;就是要课堂动起来,活跃气氛,平添特色。事实证明,每课设置一个“动点”进行动态教学,是对课标精神的最好体现。

  四、每课确定一个“探点”。

  探点,就是根据文本内容和写法,来确定一个探讨深究的问题。探究,是新一轮课改下课堂教学主要创新形式之一,也是课标中多次强调的一种重要理念。这里的探究,不是指师生之间简单的一次问答,也不是指学生之间的一次相互讨论问题,而是指根据课文内容或形式精心设计的某个带有综合性的题点。这种探点的生成,是教师课前备写教案的一种发现,一种机智,一种预设,也是课堂教学中某个环节的高潮、某种问题的深化。就文本而言,不是每个问题都可以作为探究的点,而是与主题、重点、难点密切相关颇有研讨意义的问题。探究时,要启发学生多角度地表达自己的观点,多侧面地认识所探的内容,多方向地研究问题的价值,进而形成大致的意见,从而最大限度地获取新知,加深对文本的理解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是从大人角度来观察孩子的活动,了解孩子的心态,表现孩子的率真,又是从孩子的角度来描写大人的言行,分析大人的心理,表现大人的悲哀。本文之所以独树一帜,关键就在于此。于是就可将此确定为探点,探题是:作者为什么要采用这样的角度来表现孩子们的生活?把角度换过来行不行?这个问题涉及两代人之间的心态,要随时转换位置,教师适当启发点拨,引导每个学生联系自己在家里的实际情况,来发表自己的意见。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,第一个问题就明确了:作者之所以采用这样的角度来表现,意在真实地展示孩子们少年时代无忧无虑、天真烂漫生活的可贵,告诫家长们要还给孩子一个美妙自由的童年,这是两代人之间具有指导性的大问题,尤其是家长们,他们是矛盾的主要方面,否则,到孩子们长大成人之后,家长们就会懊悔不已了,甚至会产生悲哀之情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这是本文之所以有教育意义的关键所在。探点的第二个问题,就是把角度转换过来行不行,也即从孩子的角度来写大人,表现家长对待孩子们的种种管制和教育,甚至野蛮和粗暴。这当然不行,为什么呢?让学生继续探讨,然后明确:如果是这种内容,就要从孩子角度来写两代人之间的代沟,这类文章真是太多了,每年中考都涌现出许多这样的作品,没有新意,没有多大意义;当时作者的孩子最大的阿宝7岁,是难以表现出这一内容的,不符合实情;最主要的是很难涉足大人的心理,更表达不出长辈的“悲哀”之情。通过这一探点的确定与讨论,同学们对作者的写作用意乃至主题,都有了一个深刻的认识,教材资源得到了极大的利用和开发。

  五、每课确定一个“新点”。

  新点,就是每课确定一个创新互动的问题。创新,是我们民族的灵魂,是课标的精髓,也是课堂教学中体现课标精神的重要标志之一。一堂语文课是不是成功,是不是高效,是不是上台阶上档次,主要就是看有没有创新,尤其是对内容处理上的创新。这里的“新点”,不是指教学形式的灵活多样,也不是指某些环节的巧妙变化,而是指对教材的独特思考和运用。教材如一部电影的蓝本,全靠演员将其动化起来,完成栩栩如生的形象和声情并茂的语言;教材又如一块肥沃的土地,农民在上面耕耘播种了,就会收获沉甸甸的稻谷、绿油油的蔬菜、金灿灿的水果,这都是创新的结果。为什么同一本教材,同一篇课文,有的教师照本宣科,课堂沉闷,学生反感,就是因为没有新意。而每篇课文都有创新,每堂课都有亮色,学生参与意识就会浓厚起来,单位时间和单位面积内的收获就会大不相同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我就把教学的“新点”确定在文中的人称上。这篇文章虽然以第一人称为主,以“我”为叙述人,但文章对主体对象儿女们的描写,始终运用了第二人称,或是“你”,或是“你们”,而且是频繁地用,快节奏地用,呼唤性地用。据此,我确定的新点问题是:作者为什么大量地不厌其烦地采用第二人称?改用第三人称行不行?让学生广泛讨论,时而用第二人称,时而用第三人称,不断地转换阅读,反复体会其中的意味,甚至让同座位两人扮演父子(女)角色进行阅读对照比较。在此基础上,就会进一步明确:采用第二人称,犹如作者在与儿女们面对面对话,零距离接触,语言亲切,而且从内容上看,只有第二人称比较恰当,作者对自己三个儿女的童年生活和教育手段,几乎是放羊式的,无拘无束,任其表现和发展,心中有什么自责和悲哀,也巴不得马上说出来,甚至请孩子们原谅,这种内容,第二人称表达最为贴切。如果改为第三人称,与儿女们的距离自然就会拉远,与孩子们对话式的课文内容就会变得枯燥而陌生,甚至主题的表现也会受到信度方面的影响。通过对课文人称改变这一创新内容的设计,让学生真正懂得,人称与内容的关系是极为密切的,作者这样运用人称的道理是十分科学的,不仅加深了对课文的理解,甚至对写作也产生了潜移默化的积极意义。可见,一次创新活动,时间虽然短暂,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。

  六、每课确定一个“疑点”。

  疑点,就是可疑之点,就是值得商榷怀疑的质疑之处。选入中学语文课本的文章,大多出自古今中外名家之手,又经过编者的审校加工或作家本人的多次修改,咬文嚼字,字斟句酌,应该是上乘精品。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万无一失,十全十美,教材中偶见这样或那样的瑕疵,也是情有可原、客观存在的。事实上,不是每课都有瑕疵、每文都有商榷之处,但我们通过这种质疑机制,有的可以澄清是非,去粗成精,有的则如隐蔽的真理,越辩越明,生发出耀眼的光辉。疑点的确定,可以是记叙中的某个情节、说明中的某个例子、议论中的某个论据,也可以是行文中的某个句子、某个词语、某个标点符号等。可以是内容上整体上的,也可以是形式上枝节上的,只要对文本理解有利,只要对学生获取知识有用,疑点的确定和质疑活动的安排就是必要的,就是成功的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我就将作者在文中的部分夸张描写作为“疑点”。为了表达对孩子们“率真”天性的称道,为了将自己的“悲哀”之情抒发得更为充沛,丰子恺先生往往将大人们的有关活动,通过孩子的视角展示出来,但在转换角度时,难免有夸张之嫌,难免有失真成分,明显有贬低大人的生活和工作的情节,联系现实生活,每个大人所从事的有关活动,作为孩子们并不一定如文中孩子所持的那些想法,实际上那里有不少内容是作者以自己的看法来代替孩子的观点,这就难免会产生疏漏,至少存在着不切之弊。于是让学生在文中先寻出这些内容及体现的词语,后谈谈自己的质疑成果。课堂上立马活跃起来,有的同学以“黄鼠狼”为疑点,说孩子们这么小,还不一定见过黄鼠狼呢;有的同学以“和尚”为疑点,说作者剃这种头已不止一次,孩子们也不可能产生是“和尚”之感,况且孩子们也不一定见过什么“和尚”;有的同学以“被判了死罪的亲友”为疑点,说那么小的孩子,不会有这种“判罪”意识的;有的同学以“出丑”为疑点,说一般孩子对大人的本领佩服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这样贬低他们心中的“伟人”呢?诸如此类的疑点还有“动物”、“愧死”、“无聊”等等。让同学们站在大孩子的角度,来揣摩文中小孩子的心理,进而说明自己的疑点发现,展示自己的质疑收获。这样做,不仅培养了学生的发现和反思能力,而且实现了“有创意的阅读”的较高境界,拓展了他们的思维空间,提高了阅读质量。

  七、每课确定一个“趣点”。

  趣点,就是有趣味的地方,就是每课确定一个对学生有吸引力、令学生十分感兴趣的问题。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”,有趣就会生乐,快乐学习法是受当今众家推崇的好方法;乐中成才是学生课堂求学的最高境界,快乐课堂是广大教师始终不愈的追求目标。这些都与“趣”有关,是课堂教学设置趣点的主要依据所在。可见,这里的“趣”,不是指孩子们玩乐的那种小家子游戏,也不是指一哄而起、一哄而散的俗套场面,而是根据课文精心设计的有趣内容,让学生在趣中学习,在趣中受益,在趣中成长。也就是说,这里的“趣”,外表上指形式,内里中是指意义。可以想见,如果一堂课全是枯燥无味的分析讲解,全是所谓“知识”、“道理”的灌输传授,学生在沉闷压抑中学习,远 离趣味和快乐,其教学效果显然是不难想像的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作者以较多笔墨描写了孩子们天真有趣的游戏般活动,于是就确定这一内容为“趣点”,引导学生去分项阅读,找出自己感到最有趣味的情节,其步骤要求是:先寻找趣点,根据喜好,各自为政;接着进行分析理解,让趣点显出趣味,揭出趣意;再动态思考,与这个趣点关联的有哪些内容,表现了做趣人怎样的性格特点;最后联系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童年趣事,其中至今记忆犹新的闹剧、趣剧、恶作剧有哪些,与文中趣点形成比较。通过这样的点拨启发,同学们兴味盎然,趣意大发,纷纷徜徉于课文之中,与文中孩子同趣同乐,并形成童心的回归。他们找出的趣点主要有:①嘴唇翻白,②抱喂泥人,③打破泥人,④芭蕉扇做脚踏车,⑤用麻将牌堆火车,⑥擒了两手香蕉睡着了,⑦做汽车,⑧请菩萨,⑨给凳子穿袜子,⑩裁破《楚辞》等。尤其是④⑨两个趣点,还可结合文中插画进行赏析。这些趣点,听课者有的小时候也许做过、见过,有的甚至至今不忘。通过这样寻趣点、品趣意、忆趣事的综合性活动,趣味课堂不难形成,快乐气氛非常浓厚。

  八、每课确定一个“赏点”。

  赏点,就是鉴赏的语点,即每课确定一个欣赏的语言点。其语言单位,可以是写得十分优美漂亮的语段,也可以是富有哲理、浓缩主题的警句,还可以是用得特精到、特新颖、特警策的某个词语。这三个语点,几乎每一课都是能够找到的,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,任意选择某一个即可。选择欣赏的语言点时,要充分考虑它与主题、人物、情感等方面的关系,应是课文的重点段、重点句、重点词。欣赏时,可遵循由表及里、由此及彼、由浅入深的步骤,从不同角度、多侧面、多层次地进行分析品味,让这一赏点生发出灿烂的光辉,不能仅仅解析其表层内容,也不能孤立地来品评其意味,要综合地全方位地欣赏其妙处深意,以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、赏一点而带全文的特殊效果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我就确定“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”作为赏点。这句话在文中完整地出现两次,即首尾两段的末句,一字不差,连句末标点也都是相同的,无疑它是文中的警句,是作者“悲哀”之情的凝结点,是行文的情感基调,在结构上也有首尾照应环合的意义,强化了作者的感情和表现的主题,对它进行多角度鉴赏,对突破难点、理解主题、把握文脉、触摸情感,都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。在具体运作时,还要注意两个要求:一是欣赏的语言要优美流畅,富有理趣文趣,才具有吸引力和美学价值;二是用语要精练简约,讲究准确到位,恰当得体。对于作者在文中炼制的这个警句,我让学生先进行由浅入深的分析,包括“这”字的指代内容,“啊”字的达情效果,感叹号的作用,与文末结句形成照应的意义,“何等”的强调功能,再结合全文内容考虑如何表达,形成鉴赏文字,比较典型的赏析文字如:作者面对自己三个天真烂漫的孩子,爱之甚切,怜之甚深,可一想到未来,他们将不再是现在这样的无忧无虑,无拘无束,这种令人“憧憬”的童真童趣,时间是那么短暂,一眨眼工夫就会变成为了工作和生活而奔波的人,就会变成与自己一样经常“出丑”、“无聊”做事的不自然的“病人”,于是“悲”从中来,“哀”由心起,首尾呼应,强化了真情实感,极富感染力和启迪意义。通过这一赏点的品评,加深了同学们对文章主题、作者感情的理解和认识,同时也从一定程度上了解了鉴赏的方法和技巧,获得的真知灼见显然是多方面的。

  九、每课确定一个“热点”。

  热点,就是在某个特定时段吸引许多人关注的事物或方面,一般是指最近最新才发生、才涌现出来的。热点的最大特点是“新”,大小人物各种事件均可,国内国际正面反面咸宜,具有“新闻”的特点。这里的“热”主要是针对课文内容和作者而言的,是相对于过去来说的。确定热点的目的,是为了与课文形成纵向联系,扩展文本容量,进而历史地、客观地、动态地理解课文;同时,热点的烧制和引入,可以让学生热起来,动起来,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和热情,增加教学色彩和新鲜血液,富有张力和引力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写于1926年,距今已有80多年,虽然读来内容没有过时之感,但毕竟不那么新鲜了,对于这篇课文的热点,可以从三个方面来问津:一是现代人是如何教育子女的;二是作者当年那些孩子今天的状况如何;三是今人对作者的有关评价、纪念活动等,只要与课文有关即可。据此,我就以记者对丰先生的女儿丰一吟的一篇采访报道为“热点”,它发表在2006年11月28日《都市快报》上,报道说,她正在完成一部大书,名为《我和爸爸丰子恺》;当记者问她是如何看待父亲的,她说,“这个父亲,虽然多才多艺,却因为太零距离,反而不被女儿敬佩”;又说,“他的字比画好,散文比字好”。这个“热点”,既有正面内容,又有反面评价,对我们历史地全面地认识丰子恺先生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,当年,作者是那样认识儿女们的童年的,成了老年的女儿又是这样来认识父亲的,两种内容形成呼应比较,拓展了文本空间,印证了课文内容,同学们一下子来了兴趣,课堂顿时热烈起来,热点的作用是显著的,大大提升了课堂教学效果。可见,热点内容主要来自于课外,只要我们随时留心关注,热点因子是不难寻觅的。

  十、每课确定一个“亮点”。

  亮点,就是事物的明亮发光之处,就是课文中最鲜明、最显眼、最突出的语言单位。亮点在课文中的体现,往往是某个细节、某个警句、某种观点或某个特写镜头,与主旨、情感密切相关。亮点是客观存在的,但有时又淹没在字里行间,需要我们通过阅读和分析,去发现,去认识,去开拓,使亮点明亮起来,闪闪发光。亮点如草原中的花,大海中的鱼,是文中最为活跃、最为醒目的词句,是作者笔下的灵魂、睿智的凝结。话不说不明,灯不拨不亮,通过对文中的亮点进行抒情性点化和激发性撩拨,可以让文章的亮点生发出耀眼的光辉,使学生加深对课文内容的深刻理解和鲜明印象,是一种让金子充分发光的好方法。

  例如,《给我的孩子们》这篇课文,作者以称赞孩子们的“率真”为主,表达自己的“悲哀”为次,这两种对立性情感是融会在一起的,阅读时,既有对孩子们天真率性的欣赏,又自然会触摸到其中淡淡的丝丝的伤感,这两种内容交织在一起,也就决定了本文的“亮点”是在孩子的身上,而孩子们的种种表现又都源于一个“真”字,于是我就确定本文的亮点是一个“真”字。为了将这一亮点撩拨得更光辉更灿烂,我就让同学们找出文中表现孩子们如何“真”的语句,并将其关键词语摘录出来,合在一起,组成“真”的方阵,缀成“真”的环链。“真”的语句有:①你是身心全部公开的真人;②汽车,你何等认真地看待;③你真心地疑我变了和尚;④这是何等可佩服的真率;⑤像你这样的彻底地真实而纯洁;⑥加入你们的真生活的团体。“真”的词语有:真人,认真,真心,真率,真实,真生活。明确了亮点以后,便让同学们结合孩子们“真”的表现,结合自己孩童时代“真”的实情,彼此相应,碰撞生辉,文章“真”的亮点顿时闪亮起来,光彩照人。

  每课十个“点”的创新教法,同样适用于说明文、议论文等其他任何文体的教学。

  如说明文《松鼠》(苏教版七年级下册)十个“点”的教学内容如下:

  1、重点:松鼠“漂亮”的特点。

  2、难点:漂亮、驯良、乖巧三者关系。

  3、动点:首句删去行不行?为什么?

  4、探点:结尾一句话有无误导倾向。

  5、新点:说明文散文化的写法。

  6、疑点:本文总分结构不够严谨。

  7、趣点:拟人动词的妙趣。

  8、赏点:细节描写句子的赏析。

  9、热点:鼠文化在今天的发展。

  10亮点:松鼠“搭窝”的情节。

  再如议论文《成功》(苏教版九年级上册)十个“点”的教学内容如下:

  1、重点:成功公式要素中的“勤奋”。

  2、难点:“十年浩劫”的背景。

  3、动点:开头两段去掉行不行?为什么?


[资料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njr ]

  • 上一篇资料:
  • 下一篇资料: 没有了
  • 发 表 评 论
    姓 名: * 性 别:
    Q Q号: Email:
    我要给这篇文章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请自觉遵守法律法规,注意文明发言
    网友关注

    编辑推荐

    网友意见留言板